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

风帕克风机;透浦式鼓风机;台湾中压风机;环保处理;粉尘处理机...
93

VIP会员

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

张云蕾 (先生)

经营模式: 生产型

主营业务: 风帕克风机;透浦式鼓

所在地区: 上海市-松江区-九亭镇

已认证:    

收藏店铺
网站公告
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(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)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。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,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。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、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,不断吸纳专业人才,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。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,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,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,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。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,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,4HB高压鼓风机系列,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FAB/FABR 斜齿系列、FAD/FADR中空斜齿系列、FABZ 直齿系列、FPG/FPGA 直齿系列等。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,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,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,欢迎来电大陆电话021-37773621
产品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张云蕾
  • 电话:86-021-37773621
  • 邮件:2881342753@qq.com
  • 手机:15900427838
  • 传真:021-57648206
友情链接
正文
嘉兴女子隆胸致畸向医院诉赔30多万主刀者或是口腔科医生
发布时间:2019-10-14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据都市快报7月18日推送消息:自从去年4月第一次去美容医院打了瘦脸针后,浙江嘉兴的李莹(化名)女士就像被“下蛊”一样,就此停不下整形的脚步了。

  去年底,她又接受了隆胸手术,谁知道从此美梦变噩梦,再婚的希望也因此幻灭,绝望的她最近将美容医院告上了法院,索赔各项损失共计32.45万元。

  而当她看到医院向法院提交的医生资质证明时,差点昏过去,给自己做隆胸手术的,竟然有可能是个口腔科医生。

  去年4月,她在这家美容医院,做了第一次美容打瘦脸针。

  而这之后,她说,自己就像被“下蛊”一样,医院的医生护士每次给她推荐一个新的美容项目,她最后总是会点头同意,“医院环境特别好,医生护士特别热情,就像朋友、家人一样,句句都说是在为你着想”。

  从打瘦脸针开始,到割双眼皮,最后到隆胸大半年时间,她在这家医院花了十几万元。如果不是隆胸手术出了问题,她说,自己估计还会继续在这家医院花钱。

  17日,记者用百度搜索了这家医院,跳出来的第一个链接,有百度标注“广告”字样,打开后是医院的网页,不断弹出“暑期整形美容节”的弹幕,弹幕上写着:瘦脸针980元、韩式双眼皮2980元等。

  医院的自我介绍说,该院是经卫生行政部门批准成立的一家医疗美容医院,投资100万元人民币,开展医疗美容科、美容外科、美容牙科、美容皮肤科、美容中医科、麻醉科、医学检验科,并称医院的使命是:传播美丽、传播健康、传递快乐。

  她在起诉状中说,金凤凰704455开奖记录调控中对于“稳增长”的要求显得更为迫切。,由于自己哺乳后胸部有下垂,为了重塑胸形,去年12月底在嘉兴这家整形医院做了丰胸手术。

  住院的5天时间,她发现医务人员在换药时神情慌张,就有所怀疑,但询问时对方一直说没问题。

  胸部一直有纱布绑着,李莹自己无法查看,直到看到有不明液体渗出。在征得医生同意后,她自己拆开纱布查看,结果看到,胸部的乳头乳晕位置发脓有液体渗出、表皮脱落,样子吓人。

  李莹向法院提供了和院方医生的微信聊天记录截图,截图显示,她发送了一张胸部照片给一位被她称呼为“黄院长”的医生。

  黄院长则回复称“正常,表皮脱落,会有渗漏,下面真皮会更粉色好看,但脱落完全,还需要一周”。

  李莹诉称,在没有采取任何消毒等措施的情况下,两位医生直接用手将脓液挤出,重新缝上伤口,仍“谎称”一切正常,只让她挂四天盐水,直到2017年1月12日情况严重,医院才带她去上海九院检查。

  检查后,上海专家认为,来得太晚了,乳头乳晕已坏死,胸部也不知道能不能保住。但当天陪同她前往上海的医生仍坚持,要回嘉兴和医院商量后,再决定是否手术。直到1月17日,李莹才在上海九院做了假体取出手术。

  李莹说,目前,自己的胸部两侧乳晕消失,乳头大部分毁损,胸部坏死、畸形严重,无神经反应。

  之后,她多次要求医院给予说法,医院一直回避,也不肯提供病例原件给她。于是,她起诉至嘉兴市南湖区人民法院。

  17日,李莹的代理律师将病例原件,与医院方此前给李莹的一页病例复印件对比后认为,复印件有可疑的地方,很可能被修改,在医师签名栏处,除了之前李莹隆胸术的主刀医生“黄院长”的签名,还多了另一个陌生医生的签名。

  在双方到法庭递交证据时,李莹和代理律师吃惊地发现,医院方提供的“黄院长”的执业证照,是张复印件,复印件上显示,“黄院长”,1948年生,执业类别是口腔,执业范围是口腔专业。“黄院长”的执照原本是由泉州市丰泽区卫生局批准,执业地点为泉州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,2014年,执业地点则变更到绍兴的一家美容医院。

  律师认为,结合这两件事,他们怀疑“黄院长”根本不具备整形外科的医生执照。

  记者了解到,由于此案还没有正式开庭审理,医院提供的也只是复印件,并不确定是否还有其他证明,现在还不能就此做论断。

  与此同时,被告医院向法院提供了营业执照和医师执业证书等,用以证明被告是有相应的整容资质的。

  医院还向法院提供了完整的住院病程资料,表示整个手术过程都是符合医学规范的,并不存在过错。

  医院方认为,医院在诊疗过程中没有过错,无需赔偿李莹任何损失。如果李莹要求赔偿,必须证明医院是有过错的,李莹应当申请司法鉴定。

  记者从南湖法院了解到,由于医疗纠纷专业性强,关于医院是否存在过错,李女士的伤情是否构成伤残,都需要委托专门的鉴定机构来做出鉴定意见。目前,该案尚在进一步审理过程中。

  根据嘉兴南湖法院的统计数据显示,在暴利驱使下,销售注射用肉毒素、玻尿酸、美白针等微整形医疗美容产品类假药案件也随之增多。2015年以来,南湖法院受理微整形美容假药类犯罪案件共31件50人,占同期生产、销售假药犯罪案件总数的62%和总人数的65%。

  药品无正规来源,网络销售成主渠道。涉案的整形美容产品,一部分是通过韩国等地非法进口,一部分是通过无资质的微商购买,没有统一的定价标准、正规外包装和国家药监部门的批准文号。

  注射人员无资质,健康安全风险大。如一起案件中,被告人无任何医学基础,仅仅在培训班学习三天即进行微整形业务,甚至连基本的消毒措施都不做,最后被受害人举报被查。

  无正规经营场所,执法查处难度大。这类案件往往以私人作坊为主,绝大多数没有固定经营地点,很多提供注射服务的案件在租房内、消费者家中、宾馆或者化妆品店内等。这些场所没有冷藏、避光等美容药品储存的必需条件。由于经营场所和交易手段的隐蔽性极强,给执法机关的查处带来很大难度。